返回第六百零一章 永不分离  环佩锁情仇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
沈清雨想推据,可是聂怀卿却直接握紧了她的手,让她无法推据:“我这个人爱财,也喜欢做生意,可我挣下这些家业就是为了给我喜欢的人。”

沈清雨轻笑:“聂怀卿,你把你所有的身家都拿给我做聘礼。可是我却不敢把沈家所有的身家都拿过去做嫁妆。所以呀,我要不到这么多。”

沈清雨一边说着,一边从里面抽出两张道:“我只要这两个,一间京城的酒楼,一间京城的院子,其余的还是由你自己掌管。但是,院子里面的金银玉器必须装箱作为聘礼搬到沈家,我得有面子。”

聂怀卿知道她心中所想,他是个没有兄弟姐妹,除了沈清雨就是无牵无挂的人。所以他可以把所有的身家都给沈清雨。

可是,沈清雨却不行。沈清雨身边有太多的牵挂,她没有办法把所有的身家都搭在聂怀卿的身上。

聂怀卿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,也不再逼着沈清雨拿走所有的东西。

“那我三日之后,便敲锣打鼓的让媒婆上门来提亲。”聂怀卿道。

“诶...”

“好啊好啊!”沈清月比沈清雨的反应还大,特别激动。

云景想伸手去拉沈清月,别让她那么激动,可沈清月丝毫没有明白他的良苦用心,甚至晃着云景的胳膊让他一起同意。

沈清雨被沈清月吵的话堵在了嘴边也没说出来。最后只能朝聂怀卿点了点头。

聂怀卿走后,沈清月还停留在激动当中,迟迟的没有缓过神来。

“二姐,你去儋州的时候和聂大哥碰上了?聂大哥怎么突然上门提亲了?话说他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成亲。聂大哥长得英俊潇洒,还那么有钱,应该有许多人想成为他娘子的,难道聂大哥一直在等二姐?”沈清月疑惑,却不知道她这番话,让沈清雨在心里更加喜欢了聂怀卿几分。

是啊,聂怀卿的条件这么好,只要他愿意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所以他真的一直在等自己,等了整整五年。就算他不确定最后会不会有结果,她还是等了自己五年。

沈清雨心里有点涩涩的不舒服,她低头去看地契上的地址。

将地址记住之后,就坐着马车去了这个地方。

果然如他所料,聂怀卿就在家,家里还有不少人,正在里里外外的打扫着。

因为院子长时间是空着的,所以这些人是被临时雇过来打扫卫生的。这些人都不认识沈清雨,当前她的气质,穿着和派头就知道一定是主子。

于是一个老婆子连忙跑到屋里去喊聂怀卿。

聂怀卿听了消息之后匆匆的跑出来。

“清雨,不是才刚见过面,你怎么就追到家里来了,难道是太想我了?”聂怀卿一张口就是不正经的嬉皮笑脸。

沈清雨却是没有跟他斗趣的打算:“聂怀卿,我来说了告诉你,就算是成亲我也不会离开沈家,你可愿意入赘?”

聂怀卿显然是愣住了。

沈清雨心里七上八下的,她有点担忧,但他的确是不会离开沈家,无论如何都不会。

聂怀卿笑着用折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:“我原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我是要住在沈家的。”

沈清雨松了口气:“你又没同我说过,我怎么知道?”

“我是这般打算的,三日后即是上门提亲,也是我们成亲的日子,我直接带着聘礼去得了,到时直接住下。”聂怀卿道:“反正你我二人都不是什么喜欢守礼法的,又何必在乎这么多繁文缛节?”

“好,那我便等着你上门。”沈清雨这下的才算是打消了所有的顾虑。

聂怀卿把沈清雨送上马车,直到马车消失在道路尽头,他这才一展折扇,笑着对身后的人道:“走,给爷去收拾聘礼。”

三日后,聂怀卿穿着一身红色喜袍,骑着高头大马,身旁站着一个媒婆,身后更是抬着十几个红木大箱子。

一路上吹吹打打,喜气洋洋,人尽皆知。

聂怀卿此事办得非常高调,围着整个京城绕了一圈,这才到沈家门庭。

沈清雨此时也已经是一身喜袍,头上盖着红盖头,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。

他们两个的婚礼,既没有按照古人的步骤来,也不是按照现在的习俗。总之,是非常随心所欲。

此时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说,这场婚礼办的可真是古怪,这是入赘?

然后就听到人群里又有人说,沈家如今是要钱有钱,要地位有地位,入赘也是不稀奇。

紧接着就有人道,才不是,我看分明是旗鼓相当。这新郎可是聂公子,京城最近新崛起的酒楼就是他名下的,听说他手底下可是有十几处这样的酒楼,也是个有钱的公子哥。要不然,你瞧他身后十几个大箱子,可是摆设?

紧接着人群里就是恍然大悟的倒吸凉气的声音,纷纷的说,原来如此,那果然是门当户对,那又何必入赘?

切,人家有钱,有钱人的心思猜不到。

我觉得是真爱!

众人七嘴八舌,都是看热闹的。

聂怀卿在纷乱当中下了马,一步一步的走向沈清雨,凑到她耳边,轻声道:“娘子,我总算是得偿所愿了。”

在这时,人群突然散开,就见坐着鸾架的沈清雪从人群中出现。

沈清雪身后直直地抬着五六个大箱子,这些箱子还都用金箔镶了边。

沈清雪道:“这些都是皇上和本宫的心意。”

随后她又走到沈清雨身边,低声道:“二姐,你这婚结的实在是仓促,真是让我始料未及。这添妆本来早就该给你的,可如今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来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也能让大家都知道皇上对沈家的重视。只是你这也太突然了,大姐都来不及看你的婚礼。”

沈清雨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,笑而不语。

沈清雪又看了聂怀卿一眼,眼中带着几分祝福,还有几分警告。

聂怀卿冲她点头。

只听见喜婆在旁边高声大喊:“吉时已到,快去拜堂!”

聂怀卿牵着沈清雨的手跨进大门,两人的手紧紧教握,此生永不分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