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六百零三章 春闱  环佩锁情仇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
聂怀卿摇头:“在娘子的脸上除了美貌,什么都没看出来。”

沈清雨狠狠地拍了他一下:“从前就觉得你油嘴滑舌,可也没这么油嘴滑舌,成亲之后怎么变得这么这么油嘴滑舌。”

“心之所至,所说的话都是由心而发。”聂怀卿道。

“滚!”沈清雨受不了的又推了他一下,就从他腿上坐了下来:“你别总是这么偷懒,你把所有的账本都腿给我,就连你管的酒楼也需要我掺一脚,我也很累的。”

“不如我们再请个心腹先生?”聂怀卿又凑近她。

“我是么已经有兰曦了,不需要第二个心腹。倒是你,如果能跟我一起看账本呢,我也就不会这么累了,可是每次我看账本的时候,你都要和我说话。你不仅不帮我,还分散我的注意力。”沈清雨很‘嫌弃’的把他推到一边:“你若是再怎么捣乱,我可就不让你进屋了,而且是十天!”

聂怀卿求饶的随手拿起一本账本,装模装样的看起来:“呀,这家酒楼投资不少呀,唉,收益也不错,还可以。”

沈清雨看了一眼他这个模样,叹了口气。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,性格有点像小孩子。真是结婚之后就暴露了本性。

日子过的很快,眨眼间又过去了一年,在眨眼间就到了春闱的日子。

沈清风一下子在家憋了这么久,其实他早就想走了,可是一直在等着春闱之后,唐修上门提亲,把自家四妹嫁出去,所以就只能压抑住自己蠢蠢欲动,躁动不安的心。

春闱的这段时间,除了当事人很紧张之外,沈清月更是紧张得无以复加。

因为参加春闱的不仅有她喜欢的人,还有她的亲人。这份紧张不安,忐忑就变成了双份。

沈清雨倒是看得很开,她觉得以云景的才智一定能入围。于是,反过来还得安慰沈清月,让她看开一点,别那么紧张。

可沈清月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紧张的坐立难安了,于是,沈清雨知道把给他们缝笔袋的活交给了沈清月。

笔袋上面的绣样也是沈清雨亲手画的。

自然是‘逢考必过,金榜题名’八个大字。后四个字倒是还好,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,可前四个字沈清月自然是想不出来。

所以,沈清雨一开始是打算自己绣两个笔袋,一人一个,好有一个好的寓意。

但是见沈清月这么紧张,又想到她实在不适合给唐修绣东西。于是,就在春闱前的半个月,她把这个活儿交给了沈清月。

沈清月乍一看到这八个字就觉得非常喜欢,一天天的绣下来,也忘却了紧张不安。

甚至在给唐绣的笔袋上还多绣了点儿东西,类似繁花似锦的花纹。

沈清雨知道她这是少女心色,自然要把自己喜欢的凸显出不同,也没说什么,笑而不语。

在紧张的气氛当中,春闱总算是过去了。

沈清月急匆匆的问了云景的感想之后,就跑去找唐修。

唐修从头至尾都是笑嘻嘻的,一幅胸有成竹,我一定榜上有名的样子。

沈清月见他是志得意满,而不是垂头丧气,心里也松快了许多。

云景这边,沈清雨给他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。

云景一边吃菜一边问:“你们怎么都不问问我考的怎样?”

“看你这表情就知道考的一定不错。”沈清雨又给他夹了一块子他最爱吃的松鼠桂鱼。

云景点头:“我的确觉得发挥的还行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一定是榜上有名的。”

沈清雨点头:“你既然说觉得还行,那就是一定可以了。”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发榜了。

云景和唐修果然都是榜上有名。而且,云景居然是第一,唐修是第十。

沈清雨从来都知道云景很优秀,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云景居然这么优秀!沈清雨在听到排名的那一刻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,她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前三名。而如今,她的弟弟居然是第一!沈清雨感受到了无比的震撼!

当天晚上,沈清雨就大摆宴席,当真是吃了一顿奢侈的!

云景还把教授他多年的老师也请了过去,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高兴,畅快淋漓。

很快,关于任命就下来了。

云景居然放弃了留在京城的机会,主动请缨去边关做一个小官儿。

由于云景的名次是第一,再加上沈家和皇后的助力,所以他提前在皇上这边露了脸。

皇上也有意培养他,将他留在京城,以后会成为朝廷的中流砥柱。

可是云景居然一一拒绝,道:“臣愿意去偏远的地方先历练一番,只有把心质历练的坚硬了,把当官的意志力量的强硬了,只有在看过百姓的疾苦,能够以天下先而先了,这才能回到朝堂辅佐行上。才能够帮助皇上成为明君。”

皇上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纸上谈兵得第一的年轻人太过放在心上,如今一番言论到时让他刮目相看了几分:“好!”于是,直接大手一挥,便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春闱第一的云景,就被派出了边关做一个小官。

也许在外人眼里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。甚至沈清雪和沈清风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毕竟在外人看来,他不仅是第一,自身有能力,还有皇后这么大的一个背景。不论怎么看都理应留在京城,甚至官路都会直上青云。

可沈清月和沈清雨却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“你真的想好了?你只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,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边关可是个风沙大的地方,说不定还会有战争。”沈清雨就是因为知道他在想什么,所以才想在阻止一下。

“二姐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。二姐,他若不在我身边,我简直就是度日如年。而且,我很担心他,虽然他每次给我的信,看上去都是那么轻松自在,可是我知道他只报喜不报忧。”云景声音有几分哽咽:“所以,我想和他一起面对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