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六百零四章 春光  环佩锁情仇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
“你是不是傻,过几年他会回来的?”沈清月在得知消息之后也冲了过来。

“可是我不知道要等多少年,是五年,还是十年,太漫长了。而且现在边关并无战事,他若不立功怎么回来?”云景轻笑一下:“所以,我过去陪他。”

“你可真傻。”

“是啊,你可真傻!云景,顾圆衡他从小习武,还上过战场,皮糙肉厚的。他几斤几两,你几斤几两?你再看看你,从小就是泡在书堆里长大的,细皮嫩肉的。你去了之后,铁定会受苦。”沈清月倒是看得很明白。

“我知道,我早就做好准备了。而且我是去当官的,又不是去那里什么都不干。而且我有官职在身,又怎么会受太多苦?”云景安慰道。

“你呀,你们都长大了,都有自己的主意了,随你们便吧。”沈清雨叹气:“只是你大姐三姐估计还疑惑着呢,我还是得替你们解释解释。”

“是,多谢二姐。”

“诶,你这一走,我会想你们的。”沈清月别别扭扭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清月,你放心,带我们立了功,做出点成绩,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云景道。

“嗯。”沈清月点头:“那你什么时候走?要是走的早了,就看不到我成亲了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我已经向皇上恳求过了,皇上说我可以在你成亲之后再启程。”云景道。

“如此也好。”沈清月点头离开。

沈清雨看着沈清月还是有些闷闷的,叹气道:“你呀,其实你在做这个决定之前,应该先给四妹说一声,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。你瞧,这么先斩后奏,她又不舒服了。”

“是我疏忽了,我也是怕你们会不同意,所以才先斩后奏的。”云景道。

“我岂会不同意,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,自然就不会阻止。”沈清雨说完之后才想到,也许他是怕沈清雪不同意,又道:“至于皇后娘娘那边你放心,由我来替你说向。而且,我觉得你能去边关领略领略苦楚,也是不错的,以后就能够以天下百姓为先了。等你回来,定能做一个好官。”

“我也是这般想的,也是这般对皇上说的。”

“怪不得皇上能答应你。毕竟他当年也是从边关带兵打回来的。”沈清雨点头:“那你就下去准备吧,我也会尽快让四妹成亲,好让你能够看到。”

第二天,户部尚书夫人就带着媒婆上门来提亲了。

由于这门婚事闹得太大连,皇上都是略有耳闻,所以他们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敢耽误。

春闱榜单一下来,他们在家里就开始准备了。等到安排的职位下来之后,他们紧接着就上门来提亲了。

毕竟这门婚事他们并不吃亏,可是攀上了皇后娘娘。最重要的是,连皇上都那么重视。

如此这般,事情就定下来了。

虽然沈清雨从来没和媒人谈婚论嫁过,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,于是像模像样的谈了许久。

最后,确定下来唐修现在的确已经在外立府,沈清月嫁过去之后不用伺候公婆,她这才放心的点了头。

这个世界上的男儿多的去了,如果这家不满意,还能换一下家。

总之,她的四妹绝对不能陷于内宅,限于勾心斗角之中。

日子定的有些仓促,就在半个月后,但好再户部尚书府早就已经开始准备。所以,日子虽然仓促,但东西准备得并不仓促。

而且,这场婚礼准备的还十分精致。由于是户部尚书夫人亲自监督的,所以每一个细节都弄得非常好。

沈清月就这么风风光光的被嫁了,从此搬离了沈家。

云景在第二日就离开了,一瞬间沈家好像冷清了不少。

又过了半个月,沈清风带着慕翩然又走了。

整个沈家一下子就只剩下沈清雨和聂怀卿了。

半夜的时候,沈清雨睡不着,就披个衣服在院子里坐着。

聂怀卿见她心情似乎不太好,就坐在她对面陪着她。

“聂怀卿,仿佛一瞬间我身边的人都走光了,还好有你在。”沈清雨心里总觉得是怅然若失。

聂怀卿伸手握手了呀放在桌子上的手,有些凉:“你别难过,我会一直在的。”

“嗯。”沈清雨点头:“聂怀卿,谢谢你。谢谢你一直喜欢我,一直等我,最后还陪着我。”

“那我岂不是也要谢谢你?”聂怀卿笑道:“谢谢你最后喜欢上我,谢谢你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心意,谢谢你让我留在你身边陪着你。”

沈清雨哈哈笑着:“怎么突然觉得,我们俩这么矫情?”

“是有点儿。”聂怀卿一边说着,还一边十分应景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:“原来我以前说的那些话真的肉麻。”

“是啊,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总是打你了吧?”沈清雨道。

“嗯。看来我以后不能这么肉麻了,得直接点。”聂怀卿朔完就直接上手去抱了。

“你干什么,放我下了。”

“不行,我想上床就寝了,而且我突然想要个孩子。干儿子实在是太可爱了,但是我们还得有个自己的才行。”聂怀卿一边说着一边就踹开了房门。

“你你温柔一点,房门踹坏了还是要换的。”沈清雨在她怀里抗议。

聂怀卿则是把她丢到了床上,然后又反手关上了门:“没事,我钱多。”

沈清雨傻笑:“不行,我心疼。”

“我不心疼。”聂怀卿道。

“你就是浪费。”沈清雨一本正经。

“我最喜欢浪费。”聂怀卿道。

“你你这是”沈清雨一时无话。

“好了,我可不客气了。”聂怀卿威胁。

“谁都谁不客气,还不知道呢。”沈清雨居然直接一下轻轻的咬住了他的耳朵。

聂怀卿身体一僵,将她按倒在床上:“沈清雨,我真的不客气了!”

话音一落,聂怀卿就含住了她的唇,大手一用力,衣服就报废了。

两个人笑笑闹闹,聂怀卿又一把扯掉了床帘,床上的幔帐散落,遮住了一床的旖旎春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